電子報 第 166 期 > 翻轉教室帶動教學創新之探究

翻轉教室帶動教學創新之探究

字級:        友善列印

 【文/教育制度及政策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 簡瑋成】 

  教育家總是在尋找創新的教學方式,「教學創新」儼然已成為教育界響亮的名詞,它是一種教學方式及態度的改變,而教室是學生受教的最主要場所,如果教室中師生的互動關係不改變,「教學創新」是不容易實踐的,翻轉教室(flipped classroom)則是日前在教學上最受到矚目的教學方式,其重視學生的自主學習與改變師生互動模式的創新改革,使學習不僅可發生在教室內,也可在教室外,這也是翻轉教室所要提倡的教學概念(駐休士頓辦事處教育組,2014;駐紐約辦事處教育組,2016)。翻轉教室源自於Jonathan Bergmann以及Aaron Sams的科羅拉多州高中教師。2007年,他們實驗性地將他們的講課內容錄製成影片,請學生自己在家裡觀看,這樣他們就可以把有限的課堂時間運用在跟學生進行其他深入的討論學習活動。當時他們並沒有想到,這種實驗性的教學法有朝一日中會有一個專有名詞﹣「翻轉教室」(flipped classroom)﹣來形容它,而且還愈來愈受到重視、愈來愈流行(駐休士頓辦事處教育組,2013)。所謂的「翻轉教室」,顧名思義,就是「翻轉」原本上課與回家作業的時間與步驟;利用科技輔助,教師們先自行製作影片,讓學生在授課前,先在家中利用網路觀看教學影片或預習相關線上授課教材,自己消化了解教材內容及進度,然後將課堂的時間完全用來進行分組討論、實驗、提問、練習、小型研討、專題研究、完成作業,或其他師生互動的活動,更深入的讓學生完全理解、吸收(駐洛杉磯辦事處教育組,2013;駐美國臺北經濟文化代表處文化組,2013)。簡言之,就是「在學校做家庭作業、在家做學校作業」,整體的概念是指將學習的方式由教師對學生講課,轉變為蘇格拉底式,讓學生透過批判性思考從彼此學習(駐舊金山辦事處教育組,2015)。

  有經驗的教師們指出翻轉教室的四大基礎,可以英文字母 FILP分別來代表(駐洛杉磯辦事處教育組,2013;駐舊金山辦事處教育組,2015):彈性的學習環境(Flexible Environments)、不同的學習文化(Learning Culture)、更明確的目的性內容(Intentional Content)、更專業的教師(Professional Educators)。而翻轉教室的優勢則包括:有助學生自主學習、持續回饋的學習歷程、分散新教材的認知負荷、善用並超越教育科技、落實建構式學習、強化大學課程教學的轉型與革新。目前並沒有所謂「正確」的方式來進行翻轉教室,畢竟因應不同的主題就會有不同教學法,而且各自的教育理念也都不一樣。然而,創造、引導以及源源不斷的影片資源,仍是「翻轉教室」得以成功的不二法門,以下提供相關操作訣竅(駐休士頓辦事處教育組,2013):一、翻轉策略多元化;二、從小處做起;三、想辦法讓學生接受這種新的教學法;四、讓家長也跟著學習;五、教學生如何觀看影片;六、鼓勵學生看影片,但不要懲罰他們沒看影片;七、不要將影片當作唯一的教學工具;八、讓影片簡短且具互動性;九、尋找翻轉教室教學者的同好。

  翻轉教室是近年在國內外新興的創新教學新趨勢,其最主要精神仍在於改變過往由教師主導的教學模式變更為以學生學習為中心的教育理念,課堂教學變成以學生學習需求為主要訴求,讓教師成為學習歷程的協助者而非主導者,使學生成為自己的學習主人。這樣的創新教學概念在於力求改變枯燥的傳統教學模式,讓教師得以發現學生的學習困難所在,同時激起學生的學習興趣。這樣的教學模式對於我國中小學乃至於大學教育的課程改革都有深度的啟發和引導作用,希冀未來更多相關教育政策創造翻轉教室的新氛圍,讓教師更願意嘗試教學的創新改革。雖然翻轉教室並非一體適用現教育現場,然而以建立學生自主學習與深度討論與思考的學習模式,確是教學最理想的境界,故而,如何將其精神轉化並融入各種教育環境,是值得未來課程教學改革者深思之處。此外,針對偏鄉教育、弱勢教育、學習落差等需要教育革新的領域,上述相關翻轉教室的操作策略亦有諸多可供參用之處,根據不同情境再適度進行翻轉教室的策略調整以融入所需教育情境之下,這將使得翻轉教室得以更能發揮其功效。最後,近年來教育部門、非正式教育組織與學校開始致力推動翻轉教室模式融入我國教育模式當中,一時教學觀摩、工作坊或研討會等各種形式翻轉教室的交流如雨後春筍迅速在國內各地萌芽。然而在此過程中,也開始出現不同的聲音,亦有其他現象表明翻轉教室並非萬靈丹,反而出現學生與家長的反對聲浪。並非所有教師都能認同翻轉教室在教育現場的推動,尤其中小學教師面臨學生升學課業壓力與學生家長的高度期盼,以及行政、教學事務更加繁重的教育環境,提供與鼓勵教師從事翻轉教室的教學模式改革,是否真能達成既訂的教育理想與目標。翻轉教室在如火如荼的發展過程中,許多教師的聲音可能已被淹沒。針對這些議題,都是值得相關研究再進行深度探討之。

 

參考文獻

臺北駐大阪經濟文化辦事處福岡分處派駐人員(2013)。日本佐賀縣武雄市國中小實施「反轉教學」。國家教育研究院國際教育訊息電子報,45
取自
http://fepaper.naer.edu.tw/index.php?edm_no=45&content_no=2412

駐休士頓辦事處教育組(2013)。教育新思維:『翻轉教室』的九個影片教學訣竅。國家教育研究院國際教育訊息電子報,44
取自
http://fepaper.naer.edu.tw/index.php?edm_no=44&content_no=2338

駐休士頓辦事處教育組(2014)。翻轉教室讓學習發生教室外。國家教育研究院國際教育訊息電子報,64
取自
http://fepaper.naer.edu.tw/index.php?edm_no=64&content_no=3529

駐波士頓辦事處教育組(2016a)。同時不同地的學習:網路教學走回頭路 ()國家教育研究院國際教育訊息電子報,106
取自
http://fepaper.naer.edu.tw/index.php?edm_no=106&content_no=5583

駐波士頓辦事處教育組(2016b)。協助大型課堂教學,美大學採用新方式。國家教育研究院國際教育訊息電子報,116
取自
http://fepaper.naer.edu.tw/index.php?edm_no=116&content_no=5979

駐洛杉磯辦事處教育組(2013)。研究顯示翻轉教室確有成效。國家教育研究院國際教育訊息電子報,35
取自
http://fepaper.naer.edu.tw/index.php?edm_no=35&content_no=1912

駐美國代表處教育組(2014)。2014年科技對高等教育影響趨勢。國家教育研究院國際教育訊息電子報,45
取自
http://fepaper.naer.edu.tw/index.php?edm_no=45&content_no=2391

駐美國臺北經濟文化代表處文化組(2013)。美國大學課堂翻轉正流行。國家教育研究院國際教育訊息電子報,25
取自
http://fepaper.naer.edu.tw/index.php?edm_no=25&content_no=1488

駐紐約辦事處教育組(2016)。美國自主學習與討論教學趨勢:哈克尼斯教學法方興未艾。國家教育研究院國際教育訊息電子報,98
取自
http://fepaper.naer.edu.tw/index.php?edm_no=98&content_no=5242

駐溫哥華辦事處教育組(2014)。加國高等教育未來,開放大規模線上課程。國家教育研究院國際教育訊息電子報,57
取自
http://fepaper.naer.edu.tw/index.php?edm_no=57&content_no=3105

駐歐盟兼駐比利時代表處教育組(2014)。技職院校的數位恐懼。國家教育研究院國際教育訊息電子報,49
取自
http://fepaper.naer.edu.tw/index.php?edm_no=49&content_no=2626

駐舊金山辦事處教育組(2015)。十大科技潮流,引領教育新型態。國家教育研究院國際教育訊息電子報,88
取自
http://fepaper.naer.edu.tw/index.php?edm_no=88&content_no=4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