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 第 179 期 > 仇恨語言對美國校園言論自由的挑戰

仇恨語言對美國校園言論自由的挑戰

字級:        友善列印

教科書研究中心博士後研究員 李仰桓

一、前言:仇恨語言對校園言論自由的挑戰

  2017年2月,加州柏克萊大學的學生團體邀請Milo Yiannopoulos至校園演講,引發上千名反對者集結抗議,並發生以煙火攻擊講臺的暴力事件。Yiannopoulos是近年來在美國相當活躍的極右派人士,其言論宣揚白人優越主義,鼓動對跨性別者、黑人、穆斯林等少數族群的仇視。所到之處獲得支持者熱情擁護,但也激發反對者強烈的反制。柏克萊大學的攻擊事件發生15分鐘後,校方宣佈演講活動終止(駐芝加哥辦事處教育組,2017a)。

  不久後,Charles Murray在米德爾伯里學院(Middlebury College)的演講也引起暴力衝突。Murray與心理學家Richard J. Herrnstein共同出版《鐘形曲線:美國社會中的智力與階層結構》(The Bell Curve: Intelligence and Class Structure in American Life),主張黑人與白人學生的學業差距至少部分原因可以用遺傳學來解釋。這本書的社會學方法與種族含意引發廣泛的批評。演講前一天,該校的校報刊出一封將近500位校友及學生的聯合信,譴責Murray的來訪,認為這個決定直接危害該校學生與破壞該校聲譽,妨害該校聲稱的知識嚴謹與同理心包容。在演講中,400多名學生背對著講者並對他喊叫,迫使主辦單位更換活動方式,改由該校教授與Murray對談,然後透過視訊播出內容(駐波士頓辦事處教育組,2017)。

  上述二所大學所採取的措施是否有傷害言論自由之虞呢?美國向來以其憲法增修條文第1條對言論自由的保障為豪,諸多知名的大學也都有捍衛言論自由的傳統。憲法保障右翼人士享有表達言論的自由,而大學校園又是個倡議和保障言論自由的場域,似乎沒有理由限制他們的言論。川普總統在知道柏克萊事件之後,就表示「如果柏克萊不允許不同的觀點,並對持有不同觀點的無辜者施行暴力──那它將失去聯邦資金」(駐芝加哥辦事處教育組,2017a)。然而,右翼人士的某些言論意在貶抑少數族群,鼓動校園中對少數族群的敵意,使他們陷入受排斥、孤立的處境,人身安全也容易遭受威脅;而這樣的仇恨言論極易激起少數族群及其支持者採取暴力行為反制,同樣危及校園的安全。基於保護少數族群學生以及維持校園安全的立場,學校對某些言論進行控管似乎也有其正當性。川普總統宣稱的制裁手段雖然意在捍衛言論自由,但會不會反而妨礙了學校保障少數族群學生使其免受仇恨言論侵犯的努力?究竟在捍衛言論自由與保護學生之間,學校如何才能做較妥善的處理?

 

【全文請下載PDF檔】

 

附加檔案

下載PDF檔全文-仇恨語言對美國校園言論自由的挑戰(179).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