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 第 186 期 > 雙語教育的國際趨勢

雙語教育的國際趨勢

字級:        友善列印

【語文教育及編譯研究中心副研究員 陳昀萱】  

壹、前言

  外語∕雙語學習被認為是推動教育國際化與孕育世界公民素養的起點。過去幾年來,國內社會輿論屢次批評學校外語教育成效,甚至不乏有推動以英語作為第二官方語言之議,也引起正反兩面的討論(自由時報,2018a、2018b)。雙語/外語教育的內涵為何?對於學生的學習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其實也有不少研究探討,例如史丹佛大學教育系Reardon, Umansky, Valentino, Khanna, & Wong(2014)針對舊金山地區公立學校推動雙語沉浸式教學的研究發現:無論是雙語教學或是全英語授課,五年級英語學習生的英語水平都是相同的。儘管雙語教學中的英語學習生在較低年級時略顯落後,到了五年級時這些學生的分數以及英語流暢度都和英語沉浸式教學的學生一樣。該研究建議加州政府應該投資以移民學生母語和英語併行的教學制度。只是,類此畢竟是位於有大量移民的美國舊金山地區,其他國家推動外語學習趨勢又是如何?本文試圖綜整歸納最近5年來日、韓、美國與芬蘭等4個國家推動雙語∕外語教育政策的共同趨勢,以供國內相關單位參酌。

貳、國際推動雙∕外語政策的共同趨勢

  觀察日本、韓國、美國、芬蘭四國推動外語∕雙語學習的政策作為,可歸納出三項基本共同趨勢:併重本國學生外語和移民學生母語、及早開始的沉浸式教學、以及循序漸進的政策與配套。

一、併重本國學生外語和移民學生母語

  四國國情不盡相同,美國由於立國之初即已廣納大量移民,歷史上雖曾獨尊英語,但當前最新政策為尊重移民家庭的母語及官方英語的雙語教育。日本、韓國、以及芬蘭由於國內外來移民相對單純,除了母語外,推動外語學習多強調英語及其他第二外語。例如日本特別著重英語學習;以芬蘭∕瑞典為雙官方語言[1]的芬蘭,則是強調進階英語及其他第二外語的學習;韓國則是同時著重移民家庭的母語教育、也策略性鼓勵專門大學培育多元的高階外語人才。

  整體而言,全美中小學的外語師資普遍不足,中小學生學習外語的比例也很低。駐波士頓辦事處教育組報導(2017a):「美國文理科學院與美國國際教育委員」研究發現:美國的公立學校與州教育局難以覓得合格外語老師,導致外語學習普遍低落,全美僅有20%的K-12的學生學習外語。即便如此,美國紐約市、西岸加州及東岸麻塞諸塞州都積極開始推動新法案,支持中小學推動雙語教育。

  以麻州為例,麻州參眾議會為了提升其州內超過9萬名英文非母語學生的學習表現,在2017年底通過一項法案:允許學校以移民學生的母語來教學。現行規定學校以英語作為教學語言的制度,源自15年前麻州選民的表決,希望藉於學校全英語沉浸式教學來快速提升學生的英語能力,然而當時雙語教育只限於特定語言交換課程。邇來,隨著大量增加的移民,許多議員認為類此規範已不適用當地學生,特別是英語非母語者的移民學生已佔該州中小學生的10%,強制以英語做為主要學科語言,致使其畢業率以及考試分數變低,儘管許多移民學生最後學習成就並不差,甚至可以成為畢業致詞代表(駐波士頓辦事處教育組,2017b)。

  這個法案允許「過渡性雙語教育」,也就是讓學生在英語流利之前,可以用母語來學習各種學科,並且讓學校可同時遵循州及聯邦法令規範、發展出幫助學生學習英語及母語的彈性課程,讓英語或非英語母語學生可以發展雙語能力,進而在全球化經濟發展及市場競爭的態勢下具備競爭力。該法案也呼籲學校建立英語學習者的家長諮詢委員會,幫助家長為孩子選擇課程,要求麻州教育局為流利使用兩種以上語言的高中生畢業證書上註記「雙語認證」章。然而,這項法案並非沒有挑戰,其中之一便是:學校有多大的彈性可以選擇發展雙語課程。為了處理這個議題,這項法案也要求學校在更改課程時還是必須取得教育廳的許可,而州政府如果發現課程品質有疑慮時,也可以進行審查。


[1] 除了芬蘭語和瑞典語外,芬蘭政府也承認當地三大原住民族語為官方原住民語,包括了:薩米語(Sami languages)、卡累利阿(Karelian)、以及芬蘭羅姆語(Finnish Romani)。

【全文請下載PDF檔】

 

附加檔案

下載PDF檔全文-雙語教育的國際趨勢.pdf